雪風

什麼都不用說了,吹爆729聲工廠!!!

同學畫的戀與製作人——憤世嫉俗版女主

【惡搞向,請各位太太們不要生氣qwqq】

左边:
成天打电话烦死了
老娘晚上都跑去夜店啦,怎样!

右边:
我还要赚钱养自己,所以不好意思,我没空
谢礼用烧的好吗?

真的超憤世(過)嫉俗(份)www
之後還有一張大張的專門獻給總裁大人



p.s. 我們很怕大家生氣,如果有人不高興請說一聲,我會刪掉的><

[網王同人] (仁王x原創角) 一個報仇引發的愛情故事 ch2


*新手寫文,文筆不佳
*盡量不ooc (但可能還是會有)
*第五章還沒生出來,也不知道生不生得出來

文筆可能不怎麼樣……有什麼建議都可以提出
還請大家多多關照了><


章之二

「幸村千海,精市的妹妹,赤也的同桌,對遊戲跟動漫有興趣。」柳蓮二走到訓練場邊的長凳旁拿出本子,裡頭整整齊齊的寫著不同資料,有老師的同學的學弟妹的,不過每個認識他的人都表示不想知道裡面還寫了些什麼。

坐在長凳上捂著臉做鴕鳥狀的千海抬起頭,瞥了他一眼,又把頭埋回雙手中。

「妳無聊的話,可以幫我更確切的補足妳的資訊。」柳一推眼鏡,補充道。

「免了。」因為臉被手掌遮住,千海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經過剛剛一場驚魂記,她完全成了球場裡裡外外的焦點人物,而把自己遮住對改善情況並不會有任何卵用。雖然說她自己也知道這一點,但還是想自欺欺人一下。

有一個人的手突然搭到千海的肩膀上,千海嚇了一跳,站起來看著他。

「呃,前輩…?」

「妳…就是幸村的妹妹?」

來人一頭清爽的髮型,目測比精市要再高一點,他親切的問千海,但千海敏銳的眼睛發現,他臉上閃過了一絲尷尬。

「是…」千海自己的臉也還紅紅的沒恢復,看得來人更窘迫了。

「咳,我是現任的網球部部長,長谷村秀,妳是要進我們網球部是嗎?」 長谷努力讓自己顯得不是那麼害羞。

「是,請問是…不行…?」千海下意識地低下頭,睜著兩隻大眼睛看著長谷。 (千海的堅持:跟別人講話時要看著對方眼睛,才有禮貌)

長谷被她無意識的姿態攻擊,差點破功「沒有沒有,我們當然歡迎,今、今天妳就先看看好了,我就、就先去忙了。」說完,長谷立馬閃人。

「是,前輩慢走…」話還沒說完,人就不見了。千海有些疑惑,現在網球部最主要不是精市他們在管嗎?他們都在為什麼前輩卻跑掉了??

歪頭想了想,還是沒有結論,千海放棄這個問題,開始認真看他們的練習。

在旁邊偷看千海的長谷,覺得自己又被攻擊了一次。

除了剛剛的部長來搭話,現在周圍其實很安靜,因為現在精市站在前方,笑的一臉燦爛如花,背景黑氣森森,網球部成員除了另外兩位三巨頭,都只敢乖乖安靜練習,不敢造次。

幸村一邊留意著部長奇怪的行為,一邊釋放壓力讓其他人不敢來亂。

柳則是繼續再千海旁邊試著打聽更多資料,而真田則在球場內監督其他人的練習。

正在與仁王練習對打的柳生,不禁想對搭檔投去一個憐憫的眼神,只能說誰叫對方這麼不小心,好死不死撞倒了幸村的妹妹。

那個他們全網球部都知道的,妹控的,妹妹。

仁王表面雲淡風輕,內心苦逼得糾結成一塊兒了,誰知道不過趕著回來練習,前面就站了一個人!那個人還是幸村的妹妹!還不小心撞到讓她撲倒了我——不對這樣是我比較吃虧吧!為什麼是我受罰!

仁王覺得他小小的心肝受到了打擊,非常的不好!



第二天清晨,春天的陽光灑在身上卻沒有厚重的感覺,冬日的冷意還未完全退去,清涼的風吹在身上能感受到些許刺意。

秀氣俊美的少年獨自一人跑在街上,清晨的大街冷冷清清,大多數人都還在棉被裡與枕頭共眠,偶爾經過一兩家早餐店,裡頭三三兩兩地坐著幾個客人,為寂寥的大街多少增添了點生氣。

幸村精市結束晨跑,回到家後先到浴室沖了個澡,然後換了件衣服,打理好自己後就走向二樓底部的房間,準備叫醒還在賴床的某人。

「千海,起床了。」 門外響起有規律的敲擊聲,溫和的嗓音穿透微弱的木板傳入房間內,床上的少女先是勉強撐開迷糊的雙眼,側身環抱住被子,然後無意識地用臉蹭蹭軟綿綿的被子後,又閉上了眼睛。

「千海…」門外的人沒有因為被忽略而生氣,依舊傳來了不緊不慢的聲音。

「……唔,知道了…。」 少女抱緊被子,含糊的出個聲算是回應,身體抽動了一下後又停住不動了。

幸村精市很有經驗的先不管她,離開到樓下準備早餐。

由於現在他大概是全家最早起的,就由他來負責他跟必須得第二個醒來的千海的早餐,還是小學生的惠里可以比較晚起,就留給了比他們稍晚的媽媽。
至於為什麼他們兩不是由媽媽來準備,因為他實在太早起,不忍心讓媽媽得陪他更早起,上了高中後就自告奮勇要自己解決了。

雖然被千海吐槽,說是準備不是也就夾吐司或三明治之類的嗎。

將肉片先煎過,塗上少許醬油,加上起司跟荷包蛋放到吐司上,再用另一片吐司蓋住,正在從冰箱拿出牛奶的他,在心中默數了三秒,3,2,1。

「! 」 門板猛烈的撞擊聲,還有伴隨而來急促的腳步聲,少女頂著一頭亂翹的頭髮,身形慌亂地出現在了客廳。

「早安,今天時間也抓的很準。」精市看了眼手錶,「妳還有十分鐘可以準備,早餐就帶著吧,十分鐘後門口見。」

精市話一結束,少女就衝著回了房間,想來應該也是準備東西去了。

拿出前一晚母親為他們準備好的便當,檢查今天該帶到學校的東西,還有備齊的體育用品,將東西都安置妥當後, 開始悠閒的精市一邊喝牛奶吃早餐,一邊思考今天網球部的晨訓進度……。

剛衝回房間的千海一邊數落精市怎麼又剛好卡那麼準叫醒自己都不怕她動作慢嗎,一邊梳頭換衣整理書包,還好自己不愛化妝(因為懶得卸)不然誰給你十分鐘打扮好!光這一頭亂毛也要梳五分鐘才能勉強整齊一些好嗎!

伴隨乒乒乓乓有點恐怖的聲響,千海在剛好十分鐘時準時抵達門口。

「厲害。」精市打從心底的佩服,從三月到現在,一個月都能維持這個模式,厲害。

自從知道千海遲到習慣成本性後,精市每天都要求她跟自己一起起來。

千海瞪著他,可惜沒用。

兩人對著剛醒從房間出來的媽媽喊了一聲「我出門了」,穿好鞋出門。

早晨街上三三兩兩都是準備上學的學生,五顏六色的衣服,千海好奇著不同衣服是哪個學校,終於忍不住要問:「精市你不覺得立海大的運動服可以換一件嗎…。」

「為什麼要換?」

「不覺得…土色……有點…土。」千海有點糾結用詞,但想不出其它更精確的。

「……」

「你不是美術委員嗎?不覺得?」

「……」

不覺得就算了,千海無聊的踢著路上的小石塊。

「與其說不覺得,不如說習慣了。」精市沉默到千海以為他在無視自己的時候,皺著眉說了。

「……」覺不覺得你反射弧有點長。

「不覺得。」精市看了她一眼,笑著說。

禁止使用讀心術!

精市看她瞪過來的雙眼,心想妳的表情實在太好猜了。

不過他沒有告訴過她這件事,因為他不想再重複一次,像之前那樣,讓她刻意掩藏起情緒,沒有人看得出來她在想什麼。

精市想了想,決定轉移話題。

「昨天下午,蠻厲害的啊。」

千海倏地臉紅,瞪著精市惡趣味的笑臉。

「少來調侃我,我看我今天就紅了,你也好不到哪去。」光是我們同姓就夠了!

「妳錯了,我本來就很紅。」

可惡的網球部!可惡的自信心!

「好沒良心,要是我等等被逼問怎麼辦…」找不到話語來反駁的千海,終於考慮起實質性較高的問題。

「沒關係,本來就不是妳的責任。」

「重點不是誰的責任,重點是我壓倒了全校男神啊。。。」

精市聽了話,不以為然的挑眉「你覺得我跟仁王哪個人氣比較高?」

千海猶疑了一下「應該是你吧,腹黑部長。」

精市哼了一聲「知道了還擔心什麼,那些人不敢害妳,不過妳還真是第一個這樣叫我的。」

千海也不甘示弱地哼回去「以為我跟其他人一樣怕你?論坑人我比不上你,論報復我才不會輸你。」

「那妳還在想甚麼?有人害妳,還回去就是了。」

「…真沒想到聽到一個高材生這麼說,老師會哭的。」

「就算是高材生也要保護自己啊。到時別心軟了,真不行就來找我。」

「好…真麻煩……」

精市忍不住用手刀敲了千海的頭,這傢伙,就是太懶。


到了學校,精市進了部會室換衣服,千海就跑去找長谷部長,長谷部長讓自己來找柳前輩,她就又去找了柳前輩,詢問自己需要做什麼。

「嗯…妳要做的應該是,清點用具、人數,用具等等學弟會收,監督每個人的訓練進度,訓練菜單我等一下給妳,還有聯絡各校的網球社,盡量安排練習賽,還有合宿,這個之後我們也會一起用,在比賽之前先收集對手的資料,指派人去觀看別校的比賽,把資訊都收集好後,保留妳覺得最重要的跟需要注意的跟我們說,當然,最後一項我也會跟妳一起用。目前大致上就是這樣…」柳說著說著愣了一下,他覺得千海看他的眼神好像……有點奇怪?

「前、前輩…你太厲害了!」 不愧是被稱為軍師這人!就是不一樣!

千海的眼睛裡充滿了崇拜,完全將柳奉為“高人”只差膜拜了。

柳前輩,平常不但負擔了剛剛說的所有事物,還能收集很多不同的資料並且做推測、再然後制定大家的或者個別的訓練菜單,並且以絕對的實力站穩三巨頭的位置,真、真是…太太太厲害了!

柳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一下「那…妳就先去清點用具吧。」

「好的!」千海異常積極的去了。

目送走千海,柳轉身來面對不知盯了他們多久的自家部長。

「咳,精市你…」

「柳,感冒了要記得看醫生啊。」精市很體貼的提醒。

「……」

柳在心裡腹誹你這是過度保護。

柳告訴自己,妹控不能惹,腹黑的妹控更不能惹。

「咳…知道了。」

「噗哩…大家早啊~/大家早。」仁王勾著柳生的背,一起走進來。

「早。」精市點點頭 「仁王,你這禮拜的訓練量再加一半。」

仁王喝著水差點噴出來「為什麼啊!」

「你上次的練習賽不是輸了?」 旁邊注意到的柳特意跑過來接話。

他的臉完全垮下來了,上次的練習賽都過多久了,而且他打得是雙打、雙打!為什麼比呂士就沒事! 明明就是報復昨天的事情,那個幸村千海,昨天的訓練還不夠,還要讓他加了一整個星期!

「雅治,你太用力了,我痛。」

「……」

很不恰巧的,千海剛好在這時候走回來,聽到柳生的發言,來回在他們兩個人之間看了好幾次。

仁王&柳生:……

「幸村妹妹,妳在看什麼啊?」沒有注意到尷尬的氣氛,日向很單純的推推擋在門口的兩人,跟路上偶遇的桑原一起走了進來。

「…日向前輩,我在想,我們應該要奉行尊重他人、不予偏見的價值觀。」

柳生急忙把已經愣掉的仁王推開。

「蛤?@@」日向不太懂千海在打什麼啞謎。

「沒什麼。」千海覺得自己說的有點太直接,剛認識還是要保留一點矜持。

不過,網球社原來那麼開放嗎?因為都是男的,所以沒問題?

千海完全誤會了。

柳看向看戲看的挺開心的精市。

精市:剛剛說得不錯

柳:謝謝

精市在趁著千海注意到這邊來之前結束了眼波對話。

接著,已經暖身完畢的真田,發現他們通通都在休息,一怒之下把所有人趕去訓練了。

遲到的赤也疑惑了一整天,明明他每天都遲到,為什麼今天的真田前輩就特別生氣。

[網王同人] (仁王x原創角) 一個報仇引發的愛情故事 ch1


*新手寫文,文筆不佳
*盡量不ooc (但可能還是會有)
*第五章還沒生出來,也不知道生不生得出來

★這裡要說一件 非 常 重 要 的事

經作者特別去查過後確認

日本高中的座位跟台灣一樣,是「個人座」

▷沒有同桌!沒有同桌!沒有同桌!◁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作者被誤導了五年,昨天才發現,很生氣

章之一    

櫻花美麗的綻放,隨著風的吹拂緩緩落地,各種各樣或青澀或成熟的臉龐在立海大附屬高中的校門口來來去去著。

幸村千海剛踏入一隻腳,即被震撼到了,隨著風捲起而來的櫻花,愣愣地千海抬起右手,讓櫻花落在掌心,感覺有點不真實,以前的新學年開學總是九月,天天面對的都是大太陽和又悶又濕的空氣,這種微涼中透著晨光,如動畫中那般美景,一直以來都還以為那不是真的。

石膏拆掉過了三個月,每天都在復健保養復健保養中度過,能夠以自己的腳正常踏入校園,心中莫名的激動和感動。

這段日子儼然成為了一個生活智障,剛開始腳不能碰地上, 不能走要坐輪椅,之後是要有人扶,而且上廁所睡覺要移動都需要人幫忙,簡直羞到不行。

復健也是個麻煩事,每天都要泡腳按摩就算了,還要練習彎曲、伸直、各種運動,沒什麼力氣簡直感覺腳不是自己的,也多虧當初精市能這麼厲害的挺過去,有了他這個經驗者的細心照顧下,我也算是終於恢復正常生活了,雖然還不能做劇烈運動或快跑,但走路終於不是喝醉酒般一跛一波的。

且經過精市各種摧殘打壓般的訓練,日語終於到了勉強沒問題的程度(雖然英文還是不行)。

幸好他算是我哥,不然這個人情簡直要欠到下輩子去了。

深吸一口氣,千海朝著通知單上自己的班級走去。

一年B組……嗯,一年級是往前面直走左轉…

千海走了一會兒停下來,前面的路被一個障礙物給擋住了,障礙物蹲在路中間,一隻手在地上刮來刮去不知道在幹甚麼,黑黑的頭髮看起來很柔順,自然捲讓它在他的頭上自然的亂翹著,讓千海不由自主的想到海帶。

「請問你怎麼了嗎?」

那個人突然轉過來,臉上的殺氣嚇了千海一大跳,但下一秒他就低下頭,頭髮跟著聳下來,一副小狗狗的聳下耳朵的樣子,看得千海一愣一愣的。

「呃,你……」

「我、我完蛋了,這個學校真是太複雜啦嗚嗚嗚,我連早上的晨練都沒去成,怎麼辦啊啊啊,一定又會被副部長揍的嚶嚶嚶。」

「……」

千海仔細問了一下,原來他跟自己一樣是一B 組的,千海就很好心的提議要不要一起走。

「真的嗎!!! 太好了,不用被副部長揍了…」

呃,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副部長是誰,但是如果是指社團的話,今天放學還是會遇到的喔?

領著一隻迷路的海帶(?),千海成功找到了一年B組的教室,在老師表示第一學期就讓你們隨便坐吧,千海在某人大眼汪汪的目光下,坐在了他旁邊。

這時候她還不知道坐他旁邊的意義是,考試幫忙跟抄作業比較方便。

「謝謝妳帶我到教室,這個給妳。」海帶同學依依不捨的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包巧克力,是褐色的包裝,中間有一朵小花圖案,桃紅色的很可愛。

「不用,舉手之勞而已。」 千海揮手,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看到他這麼捨不得,實在不好意思收啊。

海帶同學一臉糾結,看來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巧克力,但又不想做一個知恩不報的人「但我還是要感謝妳…不然這樣好了!我還有很多遊戲機,下次借妳玩!」

千海一聽,真的起了興趣,她也對"遊戲機"這種東西慕名已久,但是奉行玩遊戲不花錢的她,從來沒有玩過。

「真的?」

「當然是真的!男子漢說話算話。」

接下來是依照往例的自我介紹時間,千海也在這個時候略微領略到了自家表哥的超人氣。

「大家好,我叫幸村千海。」

四周傳出了此起彼落的驚呼聲,細小的議論也隨風也飄進千海耳裏。

「她姓幸村?!跟幸村學長…」

「他們什麼關係…」

「沒有聽說過幸村學長有…」

……精市的人氣真的很高啊。

千海表示很無奈。

「幸村幸村,妳跟那個網球部的幸村學長是什麼關係啊?」坐在千海身後的藤加奈奈雙眼發光的搖著千海的肩膀,完全不像旁邊那些竊竊私語的人,完全不害臊。

「嗯…應該算是妹妹(?」千海遲疑了一下。

「咦,為什麼不是肯定句。」

「咳,不用在意那麼多。」 因為明明就同一天出生,他不過比我大三個小時。

千海一轉過頭就被放大版的臉和大開的嘴巴嚇一跳。

「海…咳,切原君?」 怎麼一副驚恐樣…麻煩把下巴合起來一點,這樣有點恐怖,脫臼了我賠不起。

「妳妳妳妳是那個部長的妹妹?!」海帶君一臉驚恐的指著我。

「部長?你也是網球部的?」

切原猛點了頭 「當然,想當初我可是立海大附中二年級的唯一正選!還是上一任的社長!」切原用大拇指指著自己的胸口,很自豪的說。

…你是直升上來的還迷路。

「原來如此,我有聽說過你的事跡。」 例如合宿的時候迷路錯過了末班車,讓學弟還要千里迢迢第二天一大早再搭車過去把你帶回來之類的。

千海用憐憫的目光看著切原。

[幹嘛那樣盯著我。]←切原疑惑的目光

很可惜我們的千海跟切原的默契還不夠,沒有抓到那個電波。

「我可以叫妳千海嗎?叫幸村的話好像在叫部長。」

「可以呀。」我也希望你不要叫我幸村,我還沒習慣這個姓氏。

「那我也直接叫妳千海囉,妳也可以直接叫我奈奈!」 她的笑容很誠懇且親切。

千海的表情不由自主地柔和下來。

「嗯,好啊。」

午餐時間

「千海,妳要加入哪個社團啊?」

「我有考慮動漫社,但應該還是會加網球吧。」千海一邊吃便當,一邊把身子180°轉到後方面對奈奈。

「真不愧是幸村學長的妹妹,也會打網球啊,真厲害…」

「是男子網球部。」

「欸?!!什麼!男子網球部?!」

「噓,小聲一點。」

「咳,抱歉抱歉。怎麼回事,男子網球部不是都不招經理的嗎?」

千海聳了聳肩「我也不清楚,精…哥哥問我說要不要進網球部,可以幫他的忙。」

「我記得哥哥兼隊長跟教練,現在又還有三年級的學長在,一定很忙很有壓力,我也希望多少能幫點忙。」千海胡亂一想,說了一句半真半假的話。

真的是怕他累想幫忙,假的是他那種自信爆棚的人哪裡會覺得很有壓力,自己能不能幫上忙還是問題。

對,說服她進網球部最大的原因還是想能夠多少幫點忙,否則她才不會那麼容易就答應,就算是因為精市得監督她也不會加入一個自己沒興趣的社團,反正就算不去網球部她也不會自己偷跑。

「欸~~是這樣喔,那好吧。加油~」

「嗯,那妳呢,妳是什麼社?」

「嘿嘿,我可是之前立海大附屬中學的動漫社社長!剛剛妳竟然說有考慮,那我當然要盡可能拉人~」奈奈伸出食指在鼻子下方劃了兩下,眼睛是炙熱的金光。

「欸,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可以當地下社員。」

「什麼地下社員嘛,我們立海大一個人可以參加複數的社團啊妳不知道嗎?」

「不知道……」千海呆呆的看著奈奈。

奈奈放下剛吃完的便當盒,一把抓過早就吃完等在一旁的千海的手 「真是的,妳怎麼可以不了解呢,來,跟我走,我把我們立海大優秀的醜陋的好的壞的規定通通說給妳聽!」

--------------------我是分隔線ʕ•̀ω•́ʔ✧----------------------------

加入網球部的最大好處就是絕不會迷路,往人群最多最擁擠的地方走就是了,當然,某個很可愛的海帶君除外。

千海走在立海大的校園內,很有閒情逸致的到處走,剛剛把每個社團都逛完一遍,雖然說不加入,還是會有很大的好奇心其他社團在做什麼的。

至於熱舞社,她已經刻意無視掉了,她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聽見,嗯。

剛放學的時候海帶君就說要趕快去報到,已經有前輩來找他了。我才剛感嘆一下現在的前輩都知道了一定得先來帶他,否則就不用想他出現在社團裡,就看到海帶君風風火火的衝到走廊上,跟一個有著白毛笑起來痞痞的人在說些甚麼,說得很激動的樣子,然後他們一起走掉後,奈奈就來跟我提議說她要帶我把立海大的社團逛一遍。

「我們這時候這樣悠悠哉哉的逛沒問題嗎?」

「沒問題啦!才開學第一天,有些人都還沒決定好要加入哪個社團呢,現在正是各個社團卯起來拉人的好時機呢!我們就在附近遠觀一下好啦~」奈奈笑嘻嘻的說。

現在都逛完了,要去網球部報到一下,不然要是第一天都沒出現,回去不知道被精市怎麼整的。

看看海帶君就知道了,明明是第一天就要參加網球部晨訓,分明就是既偏袒又不准人家偷懶嘛。

嗚哇,好多人…

網球場周圍滿滿的都是人,時不時爆出一陣陣尖叫聲,由此可見網球部的高人氣,不過畢竟是之前的全國二連霸,雖然第三年很可惜差了一點點,但去年又再一次獲得了全國冠軍,完全奠定了這群國中時代就呼風喚雨的少年們在高中部的耀眼風光。

千海正想盡辦法的擠進去,但一直被路人甲的手或路人乙的腳彈出來。

……這叫人怎麼進去?!找個摩西分紅海嗎!

「啊,千海,這邊這邊!」正做揮拍訓練的切原眼角突然瞄到正彷彿被結界阻隔在外進不來的千海,馬上忘了正在做訓練的事實,一邊用力地揮手一邊大喊。

圍觀的群眾們看到切原這幅樣子,很自覺地往旁邊站,不過幾秒鐘,千海的前面被開出了一條道路,站在兩旁的人層層疊疊,忍不住好奇地看這個被場內呼喚的人。

還真的像分紅海……海帶君,我真的很感謝你注意到我還為我開路,可是可不可以換種方式…我並不想被大家行注目禮啊淚。

吞口水頂著大家炙熱的目光,內心正在淚奔的千海面部僵硬的快速走入場內。

啊,好可怕、好可怕啊,超尷尬的。

至於場內的少年們呢,由於長期以來都是大家注目的中心,並沒有感受到少女內心的os,但訓練不認真還是會被罵的。

「切原!揮拍增加200下!」真田壓了壓帽子。

「欸———」

無視切原的慘叫,真田走到精市身邊。

「那個,是千海沒錯吧?」

「是喔,弦一郎,現在她是我們的學妹。」

由於有時候之前的千海一家人會一起到幸村家來玩,從小跟精市認識的真田自然也多少認識她。

他們就這樣看著千海走進來,正準備要打招呼,想不到卻有一個白色身影,在此時衝了出來。

「抱歉抱歉、我剛剛去洗手被一個女生纏住了———!」

白髮少年跟少女撞在一起。

跌倒了。

在撞到的瞬間,白髮少年發現對方比自己矮小,下意識的就讓自己墊在下面,護住身上的人。不過,這就進而讓他們的姿勢變得非常的…曖昧。

兩位當事人趴在地上,場外卻已一片譁然。

「斯…好痛…欸!」一隻手撐地爬起來準備道歉的仁王說到一半,發現面前的是位女孩子,愣住了。

「嗚…!!!」千海捂著頭,頭上傳來的暈眩感和耳邊的翁鳴聲,都在告訴自己剛剛撞到東西了,可是沒想到睜開眼睛後,看到的是被自己壓在身下的男子。

更可怕的是,自己正跨坐在他的腰上,右手扶著撐起自己身體的地方則是對方的胸口,不管是哪個位置都好死不死的非常尷尬。

由於右手幾乎撐住了千海上半身的重量,對於兩人來說,那個觸感實在是太過鮮明了。

腦袋一瞬間的空白,混亂中只感覺到手下的肌肉結實又有彈性,怪不得剛剛不痛,因為下面還有一個人,而自己的頭剛剛就是躺在這上面的。

因為衝擊太大思想不自覺地飄遠,回過神來的瞬間差點就要尖叫出聲。

千海一秒內臉爆紅,跳起來蹲在一旁遮住臉。

還半躺在地上的仁王雅治傻了。

椅子上的現任網球部部長臉紅了。

站在一旁的幸村精市燦爛的笑了。

站在另一旁的真田弦一朗臉徹底的黑了。

「仁王雅治!!今天的訓練量三倍!!!」

[網王同人] (仁王x原創角) 一個報仇引發的愛情故事

*新手寫文,文筆不佳
*盡量不ooc (但可能還是會有)
*第五章還沒生出來,也不知道生不生得出來

以上…

章之零

「千海,可以來吃飯囉。」

「好。」微捲的頭髮綁成馬尾很自然的垂在後方,看起來很清新的少女臉上卻好似少了生氣,沒有一絲波瀾。

幸村家的女主人略微擔心的看著外甥女,因為自己雙胞胎妹妹與妹婿的意外死亡,這位與自己兒子年齡相仿的外甥女不但也受了傷正在打石膏,還失去了表情,整天悶在房間發呆也不說話,對什麼事都無動於衷。

千海和她的爸爸媽媽在高速公路上遇到了車禍,千海坐在後座只是腿被砸傷右腿骨折,但坐在前座的兩人卻不幸罹難。

千海的爸爸媽媽雖已離婚,但他們的生活卻與離婚前沒有差太多,千海與媽媽住在一起,每逢假日一起回爺爺奶奶家,千海爸爸如果公司允許就會盡可能在週末二日回去,父母二人與千海的感情非常好。千海監護權是跟著母親,但除了媽媽外卻是與父親那邊的親戚更親,竟然這次他們帶千海來到日本轉換心情,那他們就絕不會讓千海吃虧。

「媽媽,大家都好了,您也過來一起吃吧。」

幸村精市扶著拄著拐杖的千海坐下,溫和的言語恰巧打斷了幸村媽媽的思考,美加子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應了聲坐了下來。

「好了好了,都開始吃飯吧。」幸村爸爸特別看著一邊捏桌巾、一邊把筷子當鼓棒玩的幸村惠理說。

惠理收到爸爸的視線攻擊,嘟著嘴放過了手上的桌巾跟筷子,跟大家一樣乖乖坐好。

『我要開動了。』

「哥哥、哥哥,千海姊姊這次能在我們這裡住多久?」幸村惠理鼓起白嫩的臉頰,睜著大大的眼睛,既無辜又可愛的向哥哥賣萌,想藉機爭取自家哥哥當護盾免得等等會被爸爸罰。

好啊,年紀這麼小就懂得設計妳哥,真不愧是我的妹妹。

精市既感嘆又佩服的想。

不過當然不會讓妳逃過處罰的。

「惠里放心,千海會在我們這裡住很久喔。妳有很多時間可以找她,所以等等吃完飯先跟爸爸去幫忙拿今天買的東西吧。」幸村精市揉揉妹妹的頭髮,笑得很有深意。

惠理聳下頭、失望的眨眨眼睛。

「千海,妳之後也要來讀立海大吧,這段時間妳要怎麼安排?」

原本千海是讀台灣的高中,要轉學到日本的話,從現在到日本的新學年開始還有大約6個月的時間。

千海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我打算這段時間先學習日語跟日本史,然後再參加立海大入學考試,4月份入學就讀一年級。」

「妳之前已經讀完高一課程了吧,再重讀一次沒關係嗎?」 幸村爸爸不太確定的問。

千海點點頭「是的,因為我還不太會日語,怕會跟不上進度,所以打算再讀一次打好基礎。」

「好,精市,記得要照顧人家啊。」

「是。」

晚飯過後,千海回到房間,原本想整理帶來的行李,但是石膏又不能碰地實在太難移動,呆了半天愣是沒做什麼。地上的行李大多都是衣物之類的,其它家電跟一些紀念物品都留在台灣的家,等以後回去再處理。

「千海,我可以進來嗎?」

「精市?……你要進來就進來,開一條縫還站在外面是浪費冷氣的行為。」

「什麼時候妳變得這麼節省了呢。」

精市將千海放到床上讓她躺平,然後拿了幾個枕頭墊在她腿下撐著,千海有點艱難地轉頭看他。

「行李…」

「妳現在這樣還想怎麼弄那些?傷患就乖乖躺好,東西我幫妳整理。」精市一邊說一邊捲起袖子,開始打開行李箱看看有什麼。

來不及阻止的千海面無表情的臉閃過了一絲羞恥的紅暈,那裡面大多都是衣物,如果是平常的外出衣還好說,偏偏裡面還有很多內衣褲之類的…

精市當然也看到那些東西了,他看了一眼臉紅的千海,別開眼咳了一聲,拍拍褲子道: 「咳,我等等請媽媽過來幫妳。」

「…你到底,想來幹嘛的?」才不會是真的整理行李,不然應該早想到裡面有什麼。

精市無奈的坐在床沿,伸出手搓揉千海全身上下跟他最像的地方,頭髮。

「我問妳,妳想加入什麼社團?」

「…不知道。」

「我以為妳會答動漫社?」

千海伸出手把在她頭上作亂的手拿開。

「…暫定而已,沒有一定要什麼。」

「那不然,到我們網球部幫忙?」

千海這倒真的驚訝了「你們不是向來不收女生?」

「那是因為粉絲太瘋狂,隨便收人怕引發什麼紛爭,如果說妳是我妹妹,那就沒什麼問題了。」

「……」你們網球部對自己還真有自信。

「老實說,是不是要監視我?」監視我不能偷偷跑去跳舞之類的。

「對,奉命的,要到妳腳完全恢復了為止。」精市頓了一下。

「行啊,放心吧,我不會偷跑的,我可很愛惜身體。」千海看著天花板,喃喃道。

精市微微一笑「那我先出去了,妳好好休息。」

「好。」

精市輕手輕腳將門關上,說不擔心是騙人的,她這個跟他一樣大的表妹,從小到大最大的興趣除了動漫小說就是跳舞,從民族武功芭蕾現代到她高中參加的熱舞社跳街舞,在腳受傷前還當上了熱舞社舞監,如果說他放了多少心力在網球上,她大概沒有自己全部也有八十%的量放在舞蹈上。

自己當時不能動的絕望感至今記憶猶新,如今她的身體雖然不像自己當時那樣慘,但此時她心裡上的打擊卻不同一般,他只希望她能振作起來,在此之前他能做的就是監督她養好身體,才能儘早去做想做的事。

终于进入的尊礼群

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
终于成功入群了↖(≧∇≦)↗
看到了关注已久的大大
呜喔!!!!!!!
有点紧张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实在不好意思在群里表现的太激动、太癡汉,但是我真的对在上面跟我打招呼的大大好激动啊!!!!!
其实我真的是粉丝只是没说😂

好不容易找到简字输入,换回去有点麻烦,就先这样吧~
(已满足.jpg

來說一說關於進入lofter(崇拜尊禮寫手們)的大小事

不知道怎麼會突然心血來潮的寫這一篇,大概是無聊打開lofter 發現好久以前尊禮太太們發的關於 尊禮坑的鹹魚堆 的文章有感(甚麼感?)而發。
第一篇文章獻給最愛的尊禮,以及他們的文章陪伴了我快兩年的高中時光的太太們。 (後面一句才是重點) (雖然應該沒什麼人會看到(x

第一次發現Lofter 這個東東是在找尊禮文的時候,在眾多讓人有點難以承受的ooc 之中,南宮的文無疑是注入我腦海中的清流,那是我第一次追某個特定作者的文。
緊接著,同樣是在網頁版的lofter,我發現了白呆呆太太的仇者之舟,虐的我不要不要的。然後想起在百度看過的轉載,同樣出自白呆呆的替身和未亡人,那瞬間獻出膝蓋的心都有了。

下載了Lofter app 後,從文章的評論中,我找到了更多更多的尊禮大手,一個個都是我現在喜愛和崇拜的對象,包括白呆呆、糊半仙、馬賽克、簡漁溪、W等等等等(太多不列舉了)寫手大大們,也是這時發現,原來太太們都是同一個群組的好友,太太們在評論中的對話更是成了我很喜歡的部分,總是讓人有一種很開心、很放鬆的感覺。

唯一曾經對話過的太太,是如今已退出尊禮坑的吸管-(管中世界),那時已經是他出坑後好幾個月的事,讓我一直遺憾看不到多少篇他的作品,當然,我還是希望他不管在寫誰或者哪部作品,都能有源源不絕的靈感。
特別提到他,因為他筆下的尊禮,是我最喜歡的,應該說,她他下的宗像禮司,是最接近我心中的那位宗像禮司,即便是王、也是人,不會為愛而死、更不會為愛而生「因為缺憾,所以圓滿」這句話是我到現在最為喜歡與認同的。不管是王也好、大義也好,那都是一個人生中的過程。尤其是吸管「周防尊的死,給了他某種程度上的解放」的這句讓我尤其深刻,我相信,親手弒周防尊是一個巨大的打擊與負擔,但當禮司徹底放下這件事,就會逐漸成長,也逐漸變得更完整。
直到年老之時,那一定是圓融而滿足的,雖有遺憾,卻不後悔。
雖然過程讓人心疼,卻是我覺得他最會做的事。

今天先到這,好像沒提到太多關於尊禮的事,思緒太多太雜,這兩個陪伴我高中生活最主要的角色,在眾多太太們的筆下給了我太多啟發和感想,等哪一天整理清楚了,再來發吧。

ps. 希望哪一天也能寫下自己的尊禮,害怕因為文筆不好會導致ooc,一直以來都不敢寫。哪一天可以不再當伸手族,可以為我喜愛的這個地方做點貢獻,希望我能讓自己辦到。

在這不知該如何稱呼尊敬的寫手們,就直接稱呼名字了,希望各位不會介意,如果有哪裡不符合圈子規矩之類的…因為以前沒接觸不知道,也希望能告知我,我會改進的。